最新消息:

电子产品没落 美容转型受阻 华强北回归十字路口

创业资讯 花木 浏览 0条评论收藏此文章

作者|王来源|互联洞察(ID:lxi sight)

华强北不仅是财富创造的天堂,也是企业家的火山。这里已经有50个亿万富翁了。就像深圳的速度,在华强北,变化是永恒的“不变”,只有不断适应市场才能继续生存。

近日,一起美女走私案的突然袭击,很快让华强北荒芜。但是对于华强北来说,只有几波商家。

铁打华强北,行云流水的商贾,是华强北的丛林生存法则。

北有中关村,南有华强北。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华强北还是那个到处都是芯片、iphone12、比特币矿机的地方,曾经被称为电子行业的风向标。

但随着这里电子行业的衰落,华强北从2017年开始掀起了向美容化妆品转型的浪潮。全盛时期,甚至有一半成了美容店。

从那以后,当你在华强北的时候,你可能听到的不仅仅是一串数字或者版本代码,还有各种国际美容产品,比如神仙水、口红等。由于价格低廉,吸引了许多自称“海外采购”的商家。

这个热闹的场面,连同一起走私案,揭开了繁荣背后的灰色。

部分缉查美妆产品,图源南方plus

部分美容产品,南方加的来源

近日,深圳海关缉私部门会同当地警方,在跨境电商平台上对涉嫌走私团伙展开集中打击,查获深圳华强北哈曼数码广场数家店铺。据央视报道,这起重大化妆品走私案涉案金额高达6亿元。

一时间,包括哈曼、女装世界、王源、万美在内的几大美容城市突然从过去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变得冷清起来,甚至98%以上的美容店都关门了,店里的货架空无一人,只留下微信和电话号码贴在门外。

华强北转型再一次经历了行业混乱。在激烈的价格竞争中,许多商家开始卖假货,甚至冒险走私。

监管部门的打击给华强北开了红灯。就像电子市场假货泛滥一样,陷入走私漩涡的华强北再次走到了十字路口。

1从电子龙头到美妆地标

2018年12月,在天津卫视的一个求职节目中,一个曾经做手机批发的年轻人,年薪50万左右,却选择了辞职。

在节目中,这个家伙说:卖一部iphone XS MAX只能赚10元,卖7500台,有4000多万流水,但是只赚1750元。

节目的播出在手机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也道出了行业的真相:一款新型的Mac,购买价格和成本都很高。几百台下来就几千万,行情好就赚几千块。但是,如果价格波动,那就只有血本无归了。

以前随着电商平台的兴起,有钱的手机行业价格信息公开透明,平台间的价格补贴稀释了原有手机的利润。现在智能手机价格一跌再跌,低端机利润有限,高端机房贷会上千万,让很多从业者望而却步。

这种困境华强北也不例外。

从2003年开始,台湾联发科突破了诺基亚和摩托罗拉的芯片技术,推出了单芯片手机解决方案,从源头上保证了手机的性能,大大降低了手机的成本。

手机可以由电池、外壳和几个部件组成。当时手机圈甚至有一种说法,华强北一结束品牌手机的发布会,就可以模仿出同样功能的手机。华强北靠卖山寨机,赚了大钱。当时流行的说法是“不是傻子就能赚钱”。

华强北也成了财富创造的天堂。

电子产品没落、美妆转型遇阻 华强北重回十字路口

根据《南方都市报》,过去30年,华强北走出去的亿万富翁有50多个。这些人包括腾讯创始人马,全球通路由器创始人,神舟公司创始人

但是,创造财富的运动总是伴随着时代的起伏,这些时代的浪潮越来越难以复制过去。

2010年后,中国陆续进入电子商务和智能机时代。两者的崛起都是对传统手机行业的挑战,影响华强北。

随着电子商务的兴起,让价格透明化,靠喊价和砍价已经成为过去。就连华强北的商家也要面对电商平台的价格补贴战。

智慧

能机时代,硬件设备的利润降低,软件服务逐渐成为主流,而这部分利润,是手机厂商的,分不到线下经销平台。利润摊薄之下,华强北商铺亏本的消息被爆出,更有“一档口老板1天亏损100万”的传闻。

网上流传着华强北手机亏本统计,“7p亏200(元),8代亏200,8p亏300,x亏500-600,xr亏400-500,xs亏400-500,xsmax亏800-1000,手上有货估计都亏得出血。”

2019年初,华强北开始出现关铺潮。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位于华强北商圈的高科德电子市场进行了史无前例的大搬迁:大厦已获得政府批准,需拆除重建,而市场里的两千多家商户,要在短短几个月内搬离。

曾经的造富天堂消失,淘金者来到这片热土,又因为现实的窘迫转身离去。留给华强北几千家商户的难题是,下一步该怎么走:

从2010年起,智能手机兴起。“SZ”,这标志着华强北山寨称呼的名字也因为监管政策等因素碾压在历史的车轮下。外界对华强北电子市场开始唱衰。

然而华强北在电子市场之外,走出一条不同的道路。

从最早的电子产品,到服装、进口零食、儿童玩具、电子烟……在转型的探索期,什么火,华强北就卖什么。

但是从2017年3月开始,华强北知名电子大卖场明通数码城开始向美妆方向转型,几个产品业务对比下来:化妆品200块钱,成本只要20块钱,利润高还不压账。

华强北的商户们找到了新的造富之路。随后,另外几家数码城也开始布局美妆市场,曼哈B座一二层已经改造成了进口美妆区,女人世界也从之前的服装外贸转型。

在明通数码城,曾经“手机配件城”的招牌换成了“汇聚全球美妆品牌”。曾经的华强北开始改头换面。

2 繁荣下的野蛮生长

华强北的美妆生意有多火爆:

从明通、曼哈、女人世界等不同商贸区的转型来看,已经越来越多人涌向这片新土地。

但是在此之前,华强北的美妆生意曾一度潜藏在水下,直到2017年3月,明通集团转型美妆市场,华强北的财富密码才显现出来。

如今的华强北,除了赛格电子、赛格通信市场、华强电子坚持在做电子产品,在龙胜、明通、远望、万商这些地方,已经有一半都是美妆店铺。

棱镜也有过粗略的统计,华强北商圈里面的两万多家商铺里面,超过10%的档口转型卖化妆品,其中,位于振华路的的明通数码城,1200多家档口全部转型卖美妆。

根据《电商报》相关报道,华强北的美妆城,晚上11点依旧灯火通明,旁边的四通一达,顺丰代收点和商家保持一样的工作节奏,美妆商铺的老板说,“来这里的90%以上都是国内的代购和和微商,我们的主要客户也都是他们。”

在华强北售卖的主要是进口品牌美妆,也因此成了国内微商和代购的“美妆天堂。”

火爆之时,华强北的美妆商铺曾“一铺难求”。美妆商铺不仅空置率低,商家出售意愿小,转租价格也极高。

《南方都市报》曾报道,明通数码成作为第一家向化妆品转型的手机市场,在2018年上半年完成,此后出租率甚至达到100%,总面积5000㎡的华强北远望手机数码城二期完成了从手机市场到化妆品市场的转型,出租率同样高企。

在租金价格上,明通美妆城里,盘一个7-8平米的铺子,转收费就要80-100万,一个10平米的铺子,每个月的租金在2万左右。

这是什么概念,同样在华强北,女人世界活动期间的租金在4千左右,万商电脑城一楼租金也仅有每平米600元/月。明通美妆城的店铺租金可以达到其他地方的5倍。

即便如此,来华强北做美妆的商户依旧络绎不绝,在他们看来,这里还是一片尚未挖掘的金矿,回本是迟早的事情。在这里,大家的共识是,对外人,货源供应,渠道三缄其口,真实的营收、成本还有净利润成为每一个商家的机密。

华强北美妆的造富运动看得见,但隐藏在背后的“财富公式”,却被每一个商家竭力隐藏,这是游走在灰色地带必须具备的技能。

华强北美妆价格很低,甚至比官方旗舰店的价格低一半左右,如此低的价格从正规渠道,叠加关税和消费税,基本上不可能达到这一水平,能把华强北美妆价格打下来的原因是什么:

连线Insight从华强北商户拿到了一份报价表,虽然不像部分媒体说的,只有旗舰店价格三分之一那么夸张,但总体折扣也在5-8折。

部分美妆价目表,图源某华强北商户

部分美妆价目表,图源某华强北商户

以其中一款“雅诗兰黛二合一眼霜15ml”为例,在天猫、京东,该产品的售价普遍集中在500元左右,但是该商户提供的价格仅有323元。

还有“迪奥口红999哑光”,官方旗舰店的价格是350元,这里的批发价只要290元。

对此,连线Insight询问了商户发票、鉴定报告,对方声称“都没有。”对于产地、货源则更是含糊其词。

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吕友臣撰文指出,华强北美妆价格低,原因大概可以分为四点:

其一,一般贸易方式,需要缴纳高额关税、增值税和消费税,且进口品牌需要进行进口商品备案;

其二,“水客”携带,主要出关人员帮忙采购;

其三,货运夹藏、非设关地偷运;

其四,跨境电商,通过跨境电商平台,享受免征关税,消费税、增值税按照70%征收。

第一种原因,价格之高,可能性微乎其微,第二种在疫情的形势下,基本也被封死。留下来的只剩下第三和第四种。

近日爆出的华强北美妆走私案,也正是第四种原因。根据深圳海关缉私部门介绍,2019年初,嫌疑人李某便从手机店转型成美妆店,货源均为境外通过走私渠道低价购入。

具体作案情节如下:

走私团伙事先注册一个电商平台从事跨境电商,平台以内部成员及周边关系人的身份,大量注册银行账号,再用这些账号支付通过平台走私商品的货款。

走私团伙包括货主团伙、通关团伙、货主在境外把货物组织好后,交给通关团伙,通关团伙通过非法渠道购买大量公民个人信息,制造虚假订单、支付单、物流单,然后欺骗海关,将货物运进国内。

深圳海关缉私局蛇口分局侦查科副科长于啸鹏表示,这种行为就是把本来应该以一般贸易性质进口的货物,伪报成跨境电商方式进口。

不仅仅是非法渠道,华强北美妆市场的乱象还有售假。

在华强北的美妆城,每家门店都会标榜“保证正品,假一赔十”,但也挡不住部分商家利用掺假来提高利润。

不过近些年来,深圳市政府已经在加强对假货的打击力度。其中,明通商城与档口商户签署的《不经营无合法来源、假冒伪劣商品责任书》张贴在门口,还成立了监察部,配置专业的检测设备,为采购人员无偿检测美妆产品。

深圳市市场监管部门也增加了打假力度,通过提高抽检频次、不定期抽查等方式,尽可能保证货源可查、杜绝假货,甚至与商户签订《一次性淘汰制度》。

山寨、假货,成为华强北急于撕下的标签,但对华强北来说,美妆市场的规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3 华强北的下一个赛道在哪里:

美妆走私案牵出了华强北商家的“致富密码”。

行走在灰色地带的华强北商家们,或许从某种程度上体现了,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他们牢记的只有“利润=收入-成本”这样朴素的公式。

当某一产业有收入高,而成本低的暴利可能时,嗅觉敏锐的华强北商户就会前赴后继,似狼群一般展开围猎。

电子产品没落、美妆转型遇阻 华强北重回十字路口

就如当初山寨手机所爆发的华强北热潮一样,一部手机,一片掘金的土地,震动了中国的电子市场,也引来深圳市副市长亲自带队,对假货进行“扫荡”。

巨大的利润空间,也成了华强北美妆市场爆发的导火索。

但是成也美妆,败也美妆。当越来越多华强北商家看到美妆市场的商机,接连涌入这一赛道,致使美妆利润迅速摊薄。

为了获得竞争优势,华强北商户开启了低价竞争,产品价格一再降低,触碰到一些商家的底线。为了维持利润,部分商家选择对化妆产品进行掺假,扰乱了整个市场。包括走私,非法获得供货,都是为了维持利润,在竞争中获得优势。

作为国内美妆代购的重要渠道,华强北美妆的行业乱象也侧面反应了国内美妆行业所存在的一些问题。

近些年来,借由线上社区和电商平台,中国美妆行业蓬勃发展,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化妆品市场零售额高达2992亿元,同比同增12.6%。

与此同时,非法添加、假冒伪劣、夸大功效、来源不明……化妆品行业乱象接连发生。

如江苏省泰州市破获一起特大化妆品非法添加禁用成分案件,违法人员从多个渠道购进非法添加禁用成分的化妆品原料,通过半成品、贴牌、成品等形式销往国内20多个省市的美容院和化妆店。

对此国家在2020年7月,接连公布了《化妆品注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和《化妆品生产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其中《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在2021年1月1日正式实施。

这些政策新规中,突出点在于加大了违法处罚力度,其中包括“对非法添加可能危害人体健康的物质等违法行为,最高可处以货值金额30倍罚款,甚至终身禁止从事化妆品生产经营活动”。

政策新规体现了监管层对重整美妆行业的决心,外界认为,这加快了美妆行业的重塑和洗牌,让行业走向规范。

电子产品没落、美妆转型遇阻 华强北重回十字路口

对于华强北美妆市场来说也是如此,继打假行动,打击走私案之后,也给华强北的美妆市场释放明确的信号——经历行业乱象的华强北美妆市场,必须回到经营的正轨。

IP Global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表示,“短期内,华强北美妆市场的供求关系与交易将受到影响。但长期来看,这将有助于规范华强北货源渠道,有利于行业健康和可持续发展。”

值得思考的是,继电子市场、美妆市场接连受挫之后,华强北的下一个赛道在哪里呢:

从目前华强北其他业务的转型来看,进口零食借由2020年电商直播的带动有了不小的增长,但从进口零食的体量和毛利来看,似乎不足以成为华强北的主要组成。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 对华强北来说,它敏锐的嗅觉一如过去对每一个风口的追逐,在这里永恒不变的就是“变化”。

转载请注明:创客网 » 电子产品没落 美容转型受阻 华强北回归十字路口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